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我,神明,救贖者-第五百九十七章 《血族真祖》鑒賞

我,神明,救贖者
小說推薦我,神明,救贖者我,神明,救赎者
西比亚这边神明的强大上依托的是广大信徒的信仰,一尊神明麾下信仰属地越多,信徒越丰厚,那么祂的神力必然不会弱小。
总裁强娶,女人,要定你
妮卡想要在短时间内恢复实力,最简单的方法便是获取大量的信仰之力。
以信仰之力填补亏空,妮卡可以快速恢复青铜神座级别的战力, 甚至可能因此更上一层楼。
不过在西比亚,信仰之力是一把双刃剑,它令神明强大的同时,也会背刺神明,例如西比亚六大神之一的那位律法之神——“信仰的傀儡”。
好在像律法之神这样的状况也不多见,在西比亚如今这个《传教基本法》盛行的背景下,传教获取信仰之力可不容易。
那一大堆报告、申请,其中消耗的时间, 就足够让各教会的神明以及其代言人一副司马脸。从某方面来说, 传教的困难也有效的抑制了类似律法之神这样的傀儡神明的诞生。
让一些没有自知之明的家伙,不会因为获取超规模的信仰之力而被信仰攻破神之心,使得自身以另类的方式陨落。
当然,妮卡是不需要担心这方面的问题。
作为爱德华一系的神明,并不需要担心信仰之力侵蚀的问题。
在获得爱德华的庇护后,血族真祖妮卡、沉睡的繁衍之母,还有那位正大刀阔斧的改革自家王国的投资女神,本质、格位上便超脱于信仰了。
信仰之力只会是爱德华这一系的助力,并不会对他们造成多大的影响,即使出现问题,也只会是一时。
而针对妮卡的状况,爱德华就更不担心了,甚至连类似一时信仰侵蚀这样的状况, 在妮卡身上都不可能发生。
和另外两位加入了爱德华神系的神明不同, 妮卡是有着自己的外挂的。
没错,就是那颗已经报废消失的猩红血月。
猩红血月,当驳杂、海量的信仰之力冲刷神躯时,若是血月依旧, 妮卡可以直接将这混杂的信仰之力尽数填充入血月之中,壮大血月的同时,借助血月缓步精炼、提纯那驳杂的信仰之力。
YOU CHIKA XOXO
以血月作为外置净化器,经过血月辅助,最终以精纯、无害的信仰之力灌入自身。
这就是妮卡的底蕴,即使是西比亚白银神座级别的神明,也曾为之侧目的底蕴。
可惜血月损毁了。
如今摆在妮卡面前的有两条路,一条是以信仰之力填充自身,快速恢复自身实力,另一条则相对曲折,要耗费更多的时间,那就是先重铸血月,在谈恢复。
而爱德华的建议是走第二条路。
妮卡需要血月。
如今的古亚神教并不需要即战力,西比亚方面对不朽巫师的战争落下帷幕,短期内也没有大的战事发生的可能。
而且作为外籍雇佣开拓骑士团,血族骑士团和妮卡也不用像曾经那样,为了给族群搏一个出路, 而时刻冲杀在域外开拓的第一线。
另外, 如果只是信仰之力灌注, 妮卡确实能够短时间内恢复自身实力, 但这也意味着扼杀了妮卡未来的可能。
驳杂的信仰之力或许无法扰乱妮卡的心神,但它最终会成为妮卡前进道路上的阻拦。
不论是妮卡,亦或是血族,又或者是爱德华和古亚神教,他们都不缺时间。
所以稳扎稳打,才是妮卡眼下要做的。
说实话,对于爱德华的提议,妮卡是有些不大习惯的。
毕竟作为族群领袖,她必须强大,为族群遮风避雨是她的职责。
毕竟只有拥有更强大的实力,才能在域外开拓中保护更多的族人,才能在域外开拓中获取更多的利益。
现在不需要了,因为在妮卡的身前,有了一位为她遮风避雨的存在。
用妮卡的原话来说:被人保护的感觉很新奇,但感觉不坏。
重铸血月。
千百年的时光让妮卡拥有了对血月的丰富理解,若是信仰之力足够,妮卡确实能够重铸这枚血族的精神象征。
虽然刚一重铸不会像曾经那么精纯、那么庞大,但只要时间充足,妮卡相信,血月恢复往日荣光也不会太过遥远。
如何在短时间内,在符合《传教基本法》的条件下,大规模的收割信仰之力,爱德华表示,他可以。
爱德华不需要信仰之力,他也没有融合西比亚神明的核心——神职。
但爱德华如今所拥有的信仰之力,已经超越了普通青铜神座级别神明所需要的量级。
当然,这是最普通、最驳杂的泛信仰,普通神明直接吸收的唯一结果,估摸着就是变成一个无情的拍魔影机器。
盾击 小说
高产似母猪,产出皆垃圾,魔影这玩意还是需要有灵性的,嗯这是题外话。
爱德华降临西比亚至今,时间并不长,而就是这不长的时间,却超过了一尊青铜神座神明千百年的积累。
所以说,爱德华另辟蹊径,为了扩大自家教会影响力而创办的魔影,确实是当下西比亚文明中,合法的、快速的收割最基础泛信仰的最佳手段。
其他系的神明学爱德华这操作就是死路一条,不论是秩序侧还是混沌侧的邪神。
妮卡需要多么精纯的信仰之力么?当然是需要的,但这不是太慢了么,反正这最次的信仰之力妮卡也能用,只要能大规模缩减时间,最次等的信仰之力对妮卡来说那也是好东西。
给妮卡拍魔影,以此来收割信仰之力,这是爱德华的想法,也是爱德华打算实施的行动。
被书籍、书柜包裹的大书房中。
妮卡与爱德华对对而坐,两人品着醇香红茶的同时,交流着接下来的打算。
“类似《血族故事》那样的魔影?”妮卡有些好奇,同时妮卡又面露难色。
要她来演魔影,为了收割信仰,那妮卡她肯定是女主角,但女主角可不是这么好当的。
《血族故事》的拍摄妮卡也看了,就不说别的了,单单是剧情,妮卡就觉得她演不来。
让她和族里的小家伙表演谈情说爱?不说这对族里的小家伙来说是个折磨,就妮卡自己就怀疑,她会忍不住给这些不争气的东西来一巴掌。
“《血族故事》?”爱德华头摇得飞快,开什么玩笑,这种狗血剧怎么可能让妮卡出演,单就气质上来说就不可能。
爱德华神色平静,开口道:“这次我打算以你为原型,制作一部‘历史正剧’——《血族真祖》,呵,或许还会有一二三部什么的……”
“历史正剧?”一二三部什么的,妮卡倒是不关心,她比较好奇的还是爱德华关于历史正剧的说法。
“嗯,一般来说,以古代历史为背景、表达重大历史事件、刻画重大历史人物、记录重大历史进程、探索历史规律、总结历史教训,作品风格严肃庄重的历史剧集,会被称为历史正剧。”
“我?”妮卡瞪大了眼睛,忍不住抬手指了指自己。
听爱德华殿下这说法,妮卡就意识到,她就是爱德华殿下口中的“重大历史人物”。
“以一己之力,将血族从黑暗的泥沼中拉扯出来,让血族生活在阳光之下,妮卡,你的经历无疑是一部极佳的历史正剧。”
妮卡沉吟片刻,好似花费了一段时间才消化了爱德华的话语,她抬头问道:“所以,这也是魔影?”
“这怎么就不是魔影了,魔影多种多样。”爱德华笑了,“怎么样?要不要试试?”
注意到爱德华殿下略带期待的目光,妮卡沉默良久,她能否胜任演员,她的经历要如何编写成魔影,一切的一切让妮卡思绪万千,最终妮卡抬头看向爱德华。
“任凭殿下吩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