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修仙:我能無限模擬人生笔趣-087 氣運閲讀

修仙:我能無限模擬人生
小說推薦修仙:我能無限模擬人生修仙:我能无限模拟人生
虚空当中飘浮的身影,像是受到了什么牵引一般,飞快地向着远处飞去。
秦曌没有任何的犹豫,抬起手中的长弓射出去一箭。
崩腾的黑雷瞬间炸开,全部融解到那虚幻身影内部。
然而,
对方就像是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,直到身影完全消失不见。
“这是怎么回事?融毁之力怎么不起作用了?”秦曌疑惑道。
按理来说,对方应该已经完全消融不见了才对!
“主人,融毁之力上限虽然高,但具体威力…也是根据您本身实力来决定的。”
融毁弓的小声的提醒。
“你的意思是,对方身上包裹着的力量远超于我?”秦曌道。
这么说的话,果然还是触发了对方的什么底牌。
融毁弓说,“是的,那股力量能够似乎能够完美的护存对方的魂魄,并且有定位传送的功能。”
秦曌微微眯起了眼睛,“这么说的话,赵昊应该已经离开深境……”
对方等会,不会在深境之外蹲他吧?
不过,这也没必要担心。
没准等他出了深境,实力已经突破到筑基了呢?
一番摸索之后,秦曌找到了一袋金叶子。
大概换算一下的话,相当于三万两。
啧,真是一个穷鬼!
还有就是,那个口袋里面的东西了。
以防万一,秦曌问了下融毁弓:“既然对方已经死了,那东西能拿出来吗?”
融毁弓道,“应该没问题,对方的神识已经陷入蒙昧,在未复苏之前应该不会有事。”
听到此处,秦曌直接伸手摸向口袋。
融毁弓的灵魂本源在他的手上,他不相信对方有胆子敢加害于他。
除非,它想一块完蛋。
很快,一把袖珍金色剪刀被他取出。
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秦曌有些好奇的望着手中的器物,细细的掂量了下。
相当的沉重,即便以他现在的臂力,都隐隐有些拿不稳。
“这是灵器。”融毁弓的声音响起。
突然,他感受到自己灵魂深处某个地方,传来了某种渴求。
那是,融毁弓的灵魂本源。
这团淡淡的光芒,正在若隐若现的闪烁光亮。
“你想要这个东西?”秦曌问道。
融毁弓小心翼翼的开口:“可以嘛?”
“拿去吧。”秦曌随意的说着。
下一刻,他手中的剪刀凭空飞起。
一团闪烁的光源,缓缓的将其笼罩起来。
不过是片刻的功夫,其中包裹着的东西便完全化作一团泡影消失不见。
管他什么灵器,对于他来说都没有什么意义。
谁让他现在有更好的选择?
晚上9点15分的戏剧论
魂器祭礼剑,完美的解决了他没有好武器的问题。
一会后,融毁弓外表闪烁着的荧光消失不见。
不过秦曌一眼就发现,融毁弓惨白破碎的骨片弓身,有几条缝隙正在缓缓愈合。
之前他还以为,这把弓本身的模样就这样。
现在看起来好像并不是这样。
这把弓,似乎受到了较为严重的摧毁,所以才导致了弓身如此多的缝隙。
一缕缕的蒸腾热气从弓身上散发,最后全部融进了他的身躯当中。
这些都是融毁之力,无形当中拔高、提升他的力量界限。
深境当中,他的实力早已不知不觉来到了炼体九层巅峰。
再加上这种力量的帮助,他距离极限的方向又更近一点!
没准,他能够在深境当中就突破?
趁着融毁弓在缓缓修复,他正好接这个机会来发模拟。
只要在深境当中,他基本就不会出什么事。
【二十岁,你的实力已经抵达炼体九层极致…..得到了融毁弓的你,借助神秘之力走上了极境道路。】
【你并没有忘记此次入深境的目的,你开始寻找怪异猎杀。】
【仅仅只是一天的功夫,你手上的晶核就越来越多,众多晶核聚集扩散的力量围绕在你身边,你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能够吸收这些力量。】
【借着这些力量,你在极致的道路上越走越远,但同样也引起了某个特殊怪异的窥探。】
【此怪异借着某种力量,悄然的躲藏到了你的身边,但是你却无法发现。】
【对方借此吸取你的气运,可却遭受到了气运反噬,你因此得到了气运灌顶,你陷入了昏迷当中。】
未来世界超级星联网络 秒速九光年
【等你再度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已经过去了很久,你被传送离开了深境。】
【外界,赵昊背后的势力前来找你麻烦,但是被你巧妙的躲开。】
【一个月后,你平安无事的度过,由于抵达极境你进步缓慢。】
【夜里,有人闯进你家对你进行袭杀,你死了。】
……
“气运?”秦曌若有所思的望着面前的面板。
这好像是第一次见到这个词汇。
从面板上的内容来看,他在得到了大量气运灌顶之后。
在外界的生存时间,明显的变得更加的长了。
从之前的出了深境便暴毙,到现在能够存活一个月时间。
难道解决他被命数针对的办法,就是依靠气运?
秦曌一边思考着,一边选择了提取了修仙境界。
那是一股浓郁无比的力量,全数融进了他的体内。
可即便是这样,也只让他在炼体之境向前跨越了一小步。
存在于他虚幻精神世界内,水珠点点滴滴,已然汇聚成了一滩小水池。
按照模拟内容当中的路线,去安稳的猎杀怪异肯定是行不通的。
虽然有收获,但是显然收益不大。
那接下来该如何?
“喂,说的就是你,老实点!”
突然,一道呵斥声从秦曌的背后响起。
只见,一伙人不知不觉间来到了秦曌的身边,将他完全包围住。
为首的,是两个长相相似的年轻人。
如果看的不错的话,这俩人应该是双胞胎。
望着说话的两人,秦曌不自觉地列了咧嘴。
他刚刚还在思考要怎么办呢,现在机会不就来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