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 起點-第1828章瑤池處決,再見葉傾城閲讀

我真的是反派啊
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我真的是反派啊
天宝老人是挣扎最强烈的。
他的天宝时空炼狱,将四周的柳枝全部绞杀其中。
可惜柳枝缠绕的速度,远远大过他摧毁的速度。
最终三人被结结实实的控制。
多宝老人脸色铁青,怒喝道:“放开我们。”
“阶下囚也有资格嚣张嘛,”王爷爷冷哼一声。
他右手一挥,数道枝条就这般抽在多宝老人的身上。
多宝老人闷哼一声,怒气冲冲的瞪着王爷爷, 喝道:“这件事不算完,我会去西王母那里告状。
另外,我们宝脉与铸鹤一脉也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“你是在逼我杀你嘛,”王爷爷微眯着眼,淡淡说道。
“这里是瑶池,我不信你敢杀我, ”多宝老人硬气道。
这也是他硬气的原因所在, 这里是瑶池, 是最安全的地方。
若是在外界,多宝老人还不敢如此放肆。
“你不信,那我便杀给你看,”王爷爷右手扬起。
只看绿色的光芒在手掌心处凝聚,最终形成了一条绿色鞭子的形状。
这鞭子的一面,犹如剑刃般锋利无比,闪烁着寒光,仿佛无坚不摧。
“杀,”惊天之威爆发而出,王爷爷须发如灰,直冲鼻梁两旁,气势恢宏。
“老匹夫,你真敢杀我们, ”感受着这种气势,天地变色。
多宝老人三人也是脸色大变。
关键时刻,一道大喝声从不远处响起。
“王师祖, 且慢。”
只见叶倾城踏空而来, 一身紫色长裙映照苍穹。
一步咫尺天涯, 已经来到了蟠桃园上空。
“西王母有令,全部住手。”
一听这话,王爷爷重重的冷哼了一声,那绿色的长鞭距离多宝老人不过一尺的距离,最终消散开。
而三宝老人都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。
哪怕是之前逃过一劫的白鹤祖师,也去而复返。
“老匹夫,伱杀不了我们的,”多宝老人大笑道。
王爷爷没有理他,而是看向叶倾城,说道:“我要是不出手,你还要看戏看多久?”
其实早在之前,叶倾城就已经来了。
只是她一直在观战,并没有出手。
叶倾城笑了笑,没有回答,反而是朝徐子墨走了过来。
“徐大哥,上次一别,好久未见。”
“是有一段时间了,”徐子墨点点头。
“如虎怎么样了?”叶倾城又问道。
邻座的怪同学
“三尸之二的上尸与中尸我已经让他融合了,现在还剩下尸没有踪迹, ”徐子墨如实说道。
“我已经发动瑶池的力量去寻找了,”叶倾城微微皱眉。
说道:“不过我们瑶池这段时间并不太平, 能寻找的力量十分有限。
这件事还是要靠你。
等瑶池此间事了,我便遍及这九域,替他寻下尸。”
徐子墨点点头。
他也能理解叶倾城。
毕竟瑶池如今与苍玄域的事,就如同一柄悬浮在上方的屠刀般。
此事不解决,叶倾城也不敢轻易离开。
“你刚刚看戏看够了,”徐子墨笑道。
“这非我本意,只是刚刚大家都打出了真火,我若是站出来,矛头就会对准我,”叶倾城耸肩,笑道。
“王爷爷是明事理的人,不会为难我。
让他们吃吃苦头,也能收收嚣张的气焰。
毕竟铸鹤一脉与宝脉,这些年实在是太顺了。”
“丫头,你不必拍我马屁,我不会让你为难的,”王爷爷摇头说道。
只见他大手一挥。
强大的气势一收,所有的木之海柳枝全部收拢,进入他的体内。
徐子墨微眯着眼,看到这一幕,他觉得这王爷爷的来历有些意思。
东方妖月 小说
原本他以为木之海是某种神法,但如今看来,其中的原因要更复杂。
王爷爷不是人类,很可能就是柳树化形。
随着木之海被收拢,多宝老人嚷嚷道:“西王母是不是在天池,我要去告状。”
“多宝长老,你就省省吧,王母不见任何人,”叶倾城说道。
一旁的白鹤祖师淡定了许多,便问道:“圣女,王母既然要你传旨。
想必此间事已经有安排了吧。”
“没错,你铸鹤一脉的执法权被取消了,”叶倾城回道。
“怎么会这样,”旁边的戊戌长老脸色一变。
“我们是受害者啊。
是这家伙凭白无故杀我铸鹤一脉的弟子。
我们是正当防卫。”
“这件事你不应该跟我解释,”叶倾城回道。
“我只是负责传达命令。
西王母会给你机会的,但不是现在。”
戊戌长老还想说什么,却被白鹤祖师给挡住了。
“我们知道了,走吧。”
白鹤祖师率先离去。
戊戌长老叹了一口气,最终还是跟着走了。
叶倾城转头看了看宝脉的三位长老,说道:“至于你们三人,禁足宝脉,没有王母的命令,谁也不许出来。”
蚁族限制令2隐面镇
“这,”多宝老人脸色难堪。
只见天宝老人摇了摇头,带着众人离开了。
闹剧收场。
“小友若是有时间,就来我植物一脉坐坐,蟠桃圣会开始,还需要一段时间,”王爷爷看向徐子墨,友善的笑道。
“正有此意,”徐子墨点点头。
殷京 小说
相比较王娅姐弟,王爷爷肯定知道的够多。
徐子墨也决定坦诚布公比较好。
毕竟自己是为了玄冥传承而来。
不过在去往植物一脉之前,徐子墨与叶倾城还有一些话要讲,便让王爷爷带着王娅姐弟两人先回去了。
………
望月庭院,
这里是叶倾城自己居住的地方。
她不喜欢被人侍奉,所以这望月庭院只有她一人。
望月庭院位于月亮峰之上。
此刻天色渐晚,两人位于庭院之中。
只见叶倾城双手一挥,整个庭院的四周流光涌动,瞬间有一股神秘的力量笼罩了四周。
“这是我庭院的结界,若是有人窥视,我瞬间就可以感知到,”叶倾城说道。
“你可不可以把如虎带出来,让我看看。”
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夢裡陶醉
徐子墨点点头。
将林如虎从神州大陆中传送了出来。
此时的林如虎虽然是昏迷状态,但他神色不错,皮肤也恢复了黝黑色。
叶倾城看着林如虎,长长舒了一口气。
“我可以摸摸他的脸吗?”叶倾城问道。
徐子墨点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