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大梁鎮妖司 txt-第三百九十一章 豁免閲讀

大梁鎮妖司
小說推薦大梁鎮妖司大梁镇妖司
“于淳峰!你真是堕落了!”
看到于淳峰祭出樊笼,南宫一时间虽搞不清楚是于淳峰自身的气息,还是使用了禁忌物,可当于淳峰使出樊笼之时,他便明白,两年前皇宫里的那位身死道消的老供奉,究竟为何人谁害。
“原来是你杀死了顾常老先生!”
南宫两年前参与调查了老供奉被杀一案,只是当时内厂只是辅助办案,没有决断权。加上有人放风顶锅,其中许多疑点没有深入调查就下了决断,最终草草结案。
但如今南宫感知到了樊笼气息,顿时想到了当时老供奉顾常被杀时所留下的黑暗气息,锁定了行凶者的身份。
身为内厂巨头,南宫自然清楚,顾常是奉命调查于淳峰之事离开大梁城的。
在当时,南宫就已怀疑于淳峰有作案嫌疑,但于淳峰终究是一道刺史,没有证据支持,这种怀疑是不能提及的。这一次皇帝调他到江南道,也有重新调查顾常一案的打算。
南宫私底下也有所布局,只是还没开始正式调查,于淳峰就捅出了大篓子,最终堂堂一道刺史,明面上挂印辞官,私底下却上山当了劫匪,如此荒谬之事,朝廷都觉得面上无光,不敢大声宣扬此事,只是默默调动了内厂执法小队,准备彻底扑灭于淳峰。
只是于淳峰却早有布局,从挑动一道之乱,到落草为寇都提前有所计划,使得内厂和皇宫派出的超凡者扑了个空,在苍茫千里的大山中打转。
若不是于淳峰下山掳掠青山书院的学子,别说内厂的执法小队,南宫也不可能找到于淳峰的下落。
“是又如何!”
心神大乱的于淳峰脸露凶相,冷笑说道:“你们能奈我何?”
他把心一沉,收起内心的慌乱,把杀死苏文当成了第一要务。
碍于樊笼规则,他无法以樊笼的力量杀死苏文,可樊笼终究只是禁忌物,一件工具而已。
哪怕没有工具,他一个法家序列五、儒家序列四的大能,对付一个儒家贤人,有什么难处?
一巴掌的事而已!
心中念头通达之后,于淳峰果断动手!
“呼……”
拯救被女主人公拋棄的反派
只是不知为何,苏文手里竟多了一把锈迹斑斑的朴刀,朴刀刀刃上似乎都带着几个拇指大的豁口,可看到苏文劈砍过来的大刀,于淳峰眼皮还是跳了一下!
“危险!”
于淳峰刹那就感知到了危险的降临,拍出的手掌猛然收回,没拍在刀锋之上。
掌心处传来的凉意让他确认,他的决定没有错。苏文手里的朴刀,不是凡品,哪怕没有直接接触,也在他掌心留下一道淡淡的划痕,血线若隐若现。
“好小子!”
于淳峰心里一声暗骂:“他身上怎么会有如此宝物!”
此时他也看得清楚苏文身上的凭空出现的秩序之袍,心神一动。
“真的是禁忌物!”
他反而松了一口气。
一开始,他以为苏文被樊笼判断有法圣潜质,直接豁免了苏文的伤害,此时才意识到,苏文身上的禁忌物,豁免了樊笼的伤害更符合事实。
法圣……几千年来,人间都没有正式出现过法圣,当年提出法、术、势一体亚圣,最终去了星海寻求突破,自此就没了踪影,后世之人都是循着这位大能的步伐亦步亦趋,哪有谁能打破这个极限?
想到这里,于淳峰内心更为笃定,收紧了樊笼之力,准备将在场三人全部扼杀。
“樊笼之内,无豁免者不得动刀兵!”
傀奇开发商
“樊笼之内,儒家竖子不得运转超凡之力!”
“樊笼之内,与制此法者意见相悖者死!”
“……”
一时间,樊笼之中,苏文、青栗和南宫耳中,一个苍老却霸道的声音响起。
随着第一道声音响起,苏文便觉得手中的朴刀沉重异常,根本握不住,哐当一声,跌落地上。
青栗踏出一步,却发现没能跨出大距离,身上的力量竟全盘受到了压制,一时间变成了普通人。
南宫骂骂咧咧,只是他却十分识相,随着樊笼的禁忌规则调整自身,使得自己没有违背樊笼的规则意志——作为高阶超凡者,就算违背了樊笼规则,其实短时间里也不会真的死亡,但如潮水涌来的伤害,却也不胜其扰,而在一次次超凡力量的攻击和压榨之下,再强的超凡者也会受到无可逆转的伤害,最终败亡。
漠小忍 小说
而禁忌物,在彻底掌握其收容条件之前,几乎是免疫一切伤害的,根本无法强力破坏,所以南宫很识相地没有对抗。
“以黑暗之力维系的秩序,能长久吗?”
听着出现在脑海不断出现的声音,南宫只是报以冷笑。
对禁忌物性能的了解,南宫几乎可以说已达到了大师级的水平,他个人的禁忌物虽不多,可内藏库藏却是不少,不但经常视察灵库,也能翻阅来自文灵殿和术家的情报,对有编号的禁忌物有着足够的认知,而内厂的工作性质,更是给予南宫接触民间流传的禁忌物的机会,见多识广,樊笼虽强,对南宫来说,却不算什么重大威胁。
“用不了多久!”
看到嘴硬的南宫,于淳峰冷笑一声:“樊笼之内,你不得动手,老夫却可以!南宫匹夫,你这几十年为那昏君四处奔走,为虎作伥,可想到会有今日!”
于淳峰一手拍向苏文,苏文勉强使出了个“画地为牢”的能力,将自己与于淳峰隔绝开来。
他有秩序之袍豁免了樊笼的伤害,画地为牢又是法家能力,于淳峰一时间倒也没办法对他造成伤害。
“花里胡哨,华而不实!”
于淳峰骂了一声,看到苏文施展的“圈地”力量没有衰减,知道一时半会奈何不了苏文,转头走向南宫。反正苏文作茧自缚,一时半会也跑不了,对付了南宫和青栗,回头再慢慢收拾也不迟。
“嘿……老子还是第一次看到,有人使用黑暗力量,却正义凛然地怒斥别人的。”
看到于淳峰一脸威严的模样,南宫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“也对,你们这些法棍都是这个样子,谈论律法,总是道貌岸然的模样,施展律法,也总是宽于律己,严以待人。”南宫又笑骂一声:“你以为你有禁忌物,老子就没有吗?!看老子怎么弄死你!”
南宫骂完,从怀里摸出一盏陈旧的青铜小灯盏,咬破了手指,将一滴血滴在了上面,随后把灯盏放在了肩头。
“蓬!”
灯盏在南宫肩膀上忽然自燃,散发出昏黄的灯光。
“三尺光明!”
看到南宫肩上的灯盏,于淳峰和青栗都忍不住失声叫了出来。
“这……”
苏文听到这话,也是一呆。
三尺光明,一旦点燃,无须任何燃料,若主人没有将其熄灭,它能亮到地老天荒。而在最初,它也只是一件用来照明的禁忌物,用处似乎不大。而它却是名列禁忌物前列的,天-18号禁忌物。
原因无他,这是儒圣使用过的灯盏,伴随儒圣的时间太长,所以最终变成了禁忌物,就如苏文手中的刻刀巨擘一般。
只是巨擘的力量和地位,都远在三尺光明之上而已。
后来持有三尺光明的收藏者也渐渐发现,这灯盏除了照明之外还有其他的功效,一旦点燃,是一件不管在任何地区,都能形成一个可以庇护一人的独特空间,豁免一切秩序之外的伤害的禁忌物。
可以说,三尺光明,正好是克制樊笼的禁忌物。
唯一的缺陷是它只能庇护一人。
但对南宫来说,已经足够了。
有他在,于淳峰想伤害其他人,很难。
“咔嚓……”
于淳峰心底有细小的裂痕声响起。
他意识到大事不妙。
诡念人间
不仅苏文豁免了伤害,这时连南宫都豁免了樊笼的伤害。
这让于淳峰内心受伤不已。
他原本以为,樊笼在手,亚圣以下的超凡者都是土鸡瓦狗,不堪一击。虽说反噬后果也严重,但对于所面临的情况,代价是值得的。
只是万万没想到的是,世间竟然有这么多克制樊笼伤害的禁忌物。
光是他面前,就出现了两件。
一时间,他甚至觉得,哪怕青栗手里也拿出一件可以规避樊笼制裁的禁忌物,他也不会觉得太惊奇了。
肩上顶着旧灯盏,南宫手里的大刀便往于淳峰脖子劈去。
“哐当!”
于淳峰也拔出长剑,奋力格挡住南宫的一击。
“南宫!没了樊笼,你以为我就收拾不了你了吗?”
于淳峰双手持剑,声音凛冽:“老夫年轻时候,也是干过游侠勾当的,跟老夫玩刀剑,你还差点火候!”
于淳峰世家出身,步入仕途之前,也曾游历天下各国,增长见闻。当然这是经过了修饰过的溢美之词,实际上当游侠的,没几个真的在行侠仗义,大多都是干着快意恩仇的无法无天之事,若囊中羞涩或见财起意,客串歹人劫匪也的正常不过的。
不过于淳峰终究出身世家,又秉持正派学说,年轻时候还是心存正义,杀伐果断,断绝了许多山贼强盗的财路活路,成就了儒法两家的晋升基础。
只是人世间的人与事,大多都是靡不有初,鲜克有终,入世多年,他最终还是变成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样子,而且认定,他不曾有变,变的只是这个世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