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棒的玄幻小說 重生八零年代小富婆 線上看-第一百五十二章:這是我兒媳展示

重生八零年代小富婆
小說推薦重生八零年代小富婆重生八零年代小富婆
最后,林磊沉默着挥手让李秋芬上车。
等坐下,李秋芬才发现自己浑身不由发抖,她死死捂住自己的膝盖,努力平缓自己的呼吸。
林磊通过后视镜看着李秋芬紧张担心的表情,想劝劝她,但是他除了自己的老婆很少安慰别人,嘴巴张了几次还是没吐出半个字。
司机也知道是林洋出了事,踩足油门一路狂飙,很快就到西直门的军区医院。
林磊刚下车,部队的领导就已经站在大门口着急等着。
见林磊到来,带头纷纷围了上去,走近一看林磊一脸凝重,大家很默契没说话,一直往手术室那边走着。
走到最后,有人拦住李秋芬。
“对不起,这里是部队大楼,闲人勿进。”
李秋芬本来就很着急,现在还有人拦住自己,她脸一下就黑了,不爽瞧着对方。
“我是林洋的女朋友!”
一句话惊起平地一声雷。
前面的队伍停了下来。
这会儿,林磊才发现李秋芬落在队伍后面,他穿过人群走过去,严肃对着拦住她的同志说:“她是我儿媳。”
同志有些惊讶,李秋芬更是,她没有想到林磊居然这么快就承认了她和林洋的关系。
队伍窃窃私语。
这时,有同志从大楼里面急急忙忙跑出来。
他寻找着林磊,瞧见清楚赶忙跑了过来,拉着林磊就往手术室方向跑。
剩下一群人不明所以,只好闷头跟着。
“林洋同志刚刚送进手术室,医生说情况有些不明朗。”对方边跑边解释。
林磊脚下一滑差点跌倒,对方眼急连忙扶住他,急声劝着:“林手掌,你别着急,我们会尽全力的。”
林磊摆摆手,等自己站稳了再继续跑着。
等他们到了,手术室的灯已经亮起。
“手掌,您现在这里坐会。”对方递给他一张手帕。
这时,林磊早已大汗淋漓,他接过手帕手抖擦着,眼神是不是瞧着手术室的灯。
李秋芬气喘吁吁跑到手术室走廊处,她虚弱靠着墙,不远处的林磊紧张擦着汗,裤腿有些微微抖动。
如果林洋看见自己父亲这样会不会有些感动,两父子的隔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父爱在关键时刻才能完全凸显出来。
李秋芬脚步缓慢走过去,她没坐在林磊旁边,一是觉得有些尴尬,二来她瞧着手术室就有些想哭,害怕自己的情绪感染到林磊。
现在总需要有个冷静的人。
在医院里,时间似流水冻结成冰,缓慢让人感到绝望。
不知道过了多久,手术室的门叩得响了一下,然后大门缓慢被推开,林洋躺在病床上被推了出来,身上插满管子。
李秋芬看见他身边的仪器,显示林洋的呼吸十分虚弱。
主治医生直径走到林磊面前,摘下自己的口罩,坚定对林磊说:“现在算是逃离了危险,不过失血过多又不能及时送医治疗,人还是昏迷着。”
“过了今晚就安全了。”
林磊深呼吸一口气,心情从高点又降到最低,他沉重点点头。
“今天在三衰病房观察着,您先回去休息,今晚也不需要家属做什么。”
对方瞧见林磊担忧到充血的眼睛,内心也是很无奈。林洋失血过多,伤口因为没有及时处理,又有严重,好不容易抢救过来,人还是昏睡。
李秋芬站在一边,听着林洋要进icu观察,有些担心。
“叔叔,今晚能不能让我守在这里?”
这时医生才发现李秋芬,瞧着年龄应该是林洋的女朋友,但是林手掌有没有同意这段感情呢?他观察林磊的表情,犹豫要不要同李秋芬解释。
半响,林磊缓缓开口,刚刚急上火让声音变得嘶哑。
“你也回去吧,这里也做不了什么。”
“回去好好休息,明天过来。”
李秋芬不愿意,正要解释,林磊把头偏到一侧不打算再纠结这个问题。
林磊被送进三衰病房时候,让两人走近瞧了几眼。
李秋芬看着满身管子的林洋缓慢呼吸着,鼻子一酸,泪就流了出来。
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虚弱的林洋,这样脆弱易碎,似乎没有这些机子他就无法生存。
很快车轮滚了起来,林洋被推着拐进重症病房走廊,两人忍不住跟着过去,护士在后面拦住两人。
气氛沉闷哀愁。
李秋芬和林磊像石头一样站在走廊处,望着林洋离去的背影,一旁的同志不忍心再看下去。
他走过来,对着林磊说:“手掌,我们送您回去休息吧。”
“林洋同志肯定没事的。”
林磊缓慢转过身,步伐十分沉重,他今天瞧见儿子苍白的面孔,听着虚弱的呼吸,他的心比任何时候都痛,他和林母只有林洋这一个孩子,要是失去了他,他们可怎么活。
等李秋芬缓过气,才发现自己的后背的衣衫早已湿透,她觉得浑身痛疼,特别是大腿酸胀厉害,走两步便觉得不稳。
林磊低眼瞧着李秋芬的动作叹口气,对身后的同志说道:“你送她先回去,我这边有人接送,”
对方点点头,走过去想扶着李秋芬,突然想起她是林磊的儿媳又默默把手缩回去。
“同志,你还能自己走吗?”
要是不能就只好在这里再坐会。
李秋芬点点头,稳住情绪后继续走了几步。
她没回头,压住哽咽的嗓音:“叔叔,我这里就先回去了,要是有什么时候你给我打电话就行。”
林磊嗯了一声,李秋芬听见他的哽咽,自己还是没忍住,边走边哭。
离开医院时她都咬着嘴唇默默流泪,泪水模糊她的双眼,回去的路上她打开车窗,把头冲向窗外,放声大哭。
林洋你千万不能有事啊。
说好执行完任务就结婚的!
我给你买大房子、吉普车……
李秋芬在心里默念着。
冬日的风吹冻她的脸庞,眼睛很快被吹的睁不开,可是她还是不愿回到车厢内。
司机害怕她感冒,着急劝着:“同志啊,冬天的风厉害的很,你可别把自己冻伤了。”
“到时候林洋同志看见你这样,他会心疼的。”
不一会儿,后座的车窗就摇了起来。
司机担心李秋芬做傻事,非要把她送到家门口,他是专门给领导开车的,这些事就听过见过不少的悲伤惋惜的事,他劝李秋芬一定要坚强。
“这人抢救下来,最难就在后面,你要是倒下对方咋办?”
这话李秋芬是听见去了,她点点头。
名医贵女
“我今天只是有些缓不过来,明天就好了。”
“对咯,明天我来接你到医院!”
在司机的宽慰下,李秋芬清醒不少,两人约好,等明天林洋一醒,他就过来接李秋芬。
她低头缓慢上了台阶,看见家门口一角堆了不少的行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