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熱小說 夫君死後,我被迫成爲皇上的掌中寶 ptt-【鎖】 該章節已被鎖定鑒賞

夫君死後,我被迫成爲皇上的掌中寶
小說推薦夫君死後,我被迫成爲皇上的掌中寶夫君死后,我被迫成为皇上的掌中宝
“娘娘,您真的无事吗?”看着花宓这副样子,腊梅真的是很担心的,她有些欲言又止的开口。
“无事的,你快些出去吧,我想要和他单独待在一起。”
詛咒
花宓有些无力的说着,她真的不想让别人看到她对着叶若尘柔情似水的样子,哪怕那一切都是假的,但是她还是不愿意的。
“娘娘,那奴婢就先走了。”
见花宓都这样说了,她自然也不可能就那样厚着脸皮留下来的。
腊梅一步三回头的走了,花宓见腊梅已经走了,提起裙角就朝叶若尘走去,既然已经说了要去爱叶若尘,那自然是要好好爱他。
“尘哥哥,我回来了。”
花宓迈着小碎步走到叶若尘面前,然后浅浅一笑,看着眼前认真处理折子的男子,她真的是有些恍惚的。
因为她和叶倾羽成婚的那一个月里,叶倾羽也是这样处理折子的,而她就会静悄悄的走进来,然后慢慢朝叶若尘靠近,小手捂住他的眼睛,让他猜一猜是谁?
叶若尘和叶倾羽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,二人多少也是会有一些相似的,就比如此时此刻,她总会觉得叶若尘就是叶倾羽。
神醫殘王妃
她抬起小手慢慢捂住了叶若尘的眼睛,当手搭在叶若尘眼皮上的时候,她的心微微一颤,这是怎么了,为何她会下意识做出这样的动作。
叶若尘的身子僵了一僵,这还是花宓第一次这样亲近他,他也不知道花宓是怎么了,但是他心底是很高兴的,毕竟自己心爱的人不再躲着自己了,而是想着亲近自己,他真的很喜欢。
他的大手一把抓住花宓纤细的手腕,然后轻轻一带就将花宓搂到了自己怀里。
“啊!”花宓真的是被叶若尘的动作吓到了,她也不知道叶若尘会有这样的动作,差点没有被吓个半死。
“阿宓,阿宓。”他将花宓紧紧搂在自己怀里,看着花宓娇娇软软如同一个小奶猫一样,他的心微微一动。
还不等花宓开口说些什么,他的吻就已然落在了花宓的红唇上,他的身子慢慢朝花宓压去,花宓一整个人都被压在了桌子上。
“尘哥哥,你想要干什么,我,我不想要了。”
看着叶若尘如狼似虎的眼神,花宓下意识打了一个寒颤,她真的是觉得这样的叶若尘挺危险的。
“不想要了,那我的阿宓想要什么呢?”
听着花宓猫儿一样的声音,叶若尘实在是控制不住了,又将人搂在怀里好好亲了几口。
“你,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坏,你明知道我说的是什么,你就知道欺负我!”
哪怕是已经知道叶若尘就是这样的厚颜无耻,但是花宓每一次都会为他厚颜无耻的境地汗颜。
她真的觉得叶若尘压根就不是一个帝王,而是一个登徒子,一个会调戏良家妇女的登徒子。
网游洪荒之神兵利器 发飙的蜗牛
她不就是一个良家妇女吗?而叶若尘就是那一个不要脸的登徒子。
“我知道你说得是什么,阿宓,你在说些什么呢,我怎么就知道了,我其实不知道的,我真的就是不知道的。”
看着花宓脸蛋通红通红的,叶若尘低下头轻轻啃了一口,沾了花宓一脸的口水。
“叶若尘,你恶不恶心,口水都沾我脸上了,快点走开。”
花宓真的是被叶若尘的举动吓到了,她居然被叶若尘糊了一脸的口水,真的就是好恶心的。
其他人或许会觉得不怎么样,但是她就是觉得恶心,因为那是叶若尘的口水,叶若尘这个人都令她讨厌无比,她又怎么可能会喜欢叶若尘的口水呢?
“阿宓,你若是弄我一脸的口水,你猜我会不会觉得恶心,不会的,我定然不会觉得恶心的,因为我不会觉得我的阿宓恶心。”
叶若尘的嘴唇落在花宓的脸蛋上,慢慢将花宓脸上的口水擦拭干净了,哪怕脸上已经没有口水了,但是花宓还是觉得有些不自在。
“我怎么知道你的,你快点放开我,对了,姑姑她一会儿可能会过来求你放过花娆的,你会不会放过她?”
女反派和火骑士
哪怕是之前叶若尘已经和她说过,说过不会放过花娆的,可是她还是有些不太相信,可能是因为她被叶若尘欺骗的次数太多了,她已然不相信叶若尘了。
“那阿宓你希望我放过她吗?若是阿宓想要我放过她,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。”
叶若尘淡淡一笑,放过她,简直就是痴心妄想,花娆可是伤害花宓的凶手,花宓是他的女人,他自己的女人被别人欺负了,他又怎么可能会放过罪魁祸首。
“看我的表现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花宓真的是不明白的,明明之前叶若尘就说过的,说过是不会放过花娆的,可是现在又说是看她的表现,看她什么表现,是不是她表现得好,叶若尘就会放了花娆?
想到这里,花宓的脸色瞬间就不好了,骗子,都是一些大骗子,明明说过不会放过花娆的,可是现在又这样说,是不是说明叶若尘很有可能会放过花娆的。
虽然她也不想让花娆就这样死了的,但是如果叶若尘就这样放了花娆的话,她也是会不乐意的,毕竟之前花娆已然动手打了赵若雪,甚至差点就害得赵若雪一尸两命,单单就是赵若雪的事情上她都不会放过花娆的,更别提还有她们之前的事情。
“你的意思是说你有可能会放了花娆,你不是说过的嘛,说过不会放了花娆的,可是为何,为何……”
鸿蒙帝尊 小说
后面的话花宓实在是说不出来了,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说,毕竟一开始叶若尘也没有说过一些什么的,并没有说过为了她而打算严惩花娆,一切不过都是她的自以为是罢了。
若是现在质问叶若尘为什么要放了花娆,叶若尘会不会多想一些什么,想到这里,花宓的脸色瞬间就不好了。
原来叶若尘一开始说的话都是骗她的,原来那些话都是假的,还真是可恶啊!
花宓冷冷一笑,她就说嘛?她这样的一个人是不配得到幸福的,也就只有叶倾羽才会毫无保留的对她好,只有这么一个人会这样对她。
想到这里,花宓的眼眶一下子就湿润了,可是那个无条件宠溺她,无条件对她好的倾羽哥哥已经不在了,早就不在了。
叶若尘将花宓的表情看在眼里,他的嘴角缓缓勾起,真是一个傻丫头,连他说得话是真是假都听不出来,真是傻得可爱。
叶若尘真的觉得花宓很可爱,他真的爱死了花宓,从上到下,从里到外,每一寸地方他都是爱的,只是因为她是他的阿宓。
“为何,为何什么?为何要放过花娆吗?阿宓,你真是一个傻丫头,我不是说过了吗?我是不会放过花娆的,因为她伤害了你,一个伤害过你的人我怎么可以轻易放过你,方才的话不过就是骗你的,你真是傻,居然连我骗你的话也相信。”
叶若尘抬起大手宠溺的揉了揉花宓毛茸茸的脑袋,他只觉得花宓全身上下都可爱极了,真的让他割舍不下。
“骗我的,你方才的话都是骗我的?”
花宓不可置信的朝叶若尘看去,又是骗她的,这个男人嘴里到底几句话是真几句话是假,她如今已经分不清楚了,真的是分不清楚了。
“叶若尘,你就这样喜欢骗我吗?还是觉得我比较好骗,所以才一次又一次的欺负我。”
花宓的眼泪止不住的夺眶而出了,她也不知道自己如今是怎么了,就是觉得很委屈,特别的想哭。